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公车强奸孕妇
公车强奸孕妇
我是鲁敏慈,今年26岁,已婚,目前在一所国中担任地理科教师,执教资历只有短短两年而已。不过由于工作认真、教学严谨,不只校长、主任赞誉有加,学生也都喜欢我的教学模式课堂上互动十分热络。 今年五月底,我因身体不适就医,检查后证实怀孕八周,算算预产期约是明年一月左右。本想等这学期结束就请假待产,可是学校人力窘迫,不允许实现我的构想,只好勉为其难教到下学期生产前夕再说。不过我一周只要上三天课,每次两节,其他时间都能在家安心休息。这是校长、主任的特别体谅,我也答应了这项安排。 身为初次怀孕的孕妇,我一样出现了孕吐、头晕、食欲不振的癥状。幸亏癥状最严重的时候恰逢暑假期间,因此完全不影响上课。等到暑假结束,学校开学之时,我已经怀孕五个月;至此算是进入平稳期,前述癥状也消退不少。但比起一般怀孕五个月的孕妇,我的腹部只微微隆起。为此咨询医生,医生只说︰「还算正常,不需担心。」 我想这样也好,自己是个爱美的女性,总觉得挺个大肚子的身材有些难看。于是我去学校上课,不是穿腰部有装饰的黑色褶裙,就是穿腰部有松紧带的宽松夹克遮掩。当我轻盈地走入教室时,看到讲台下学生的反应,我知道自己成功骗过学生的眼楮。他们并没发现宽大的衣服底下,其实是隆起的肚子,还以为我只是放完暑假,身材略显发福而已。 但好景不长,最近肚子隆起的速度明显加快,再也遮拦不住;我也发觉步履不似往日轻盈,开始笨重起来。眼见浑圆的腹部挺在身前,觉得自己好难看,之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。现在,我只能不甘愿地穿上孕妇装,外面罩一件轻薄毛外套,怀着忐忑心情走进学校。一站到教室讲台,底下学生就在窃窃私语。前排一个男学生跟旁边女同学说道︰「你看吧!就说老师大肚子,你还不信!现在遮不住了,肚子好大!」另一个男学生接腔道︰「我觉得老师现在更性感哦!咪咪也变大了…」我看到几十双眼楮直盯着我,男生更是一脸色眯眯的模样。 我强作镇定,开始讲课。但挺个大肚子,站着讲课时实在受罪;腰酸腿疼不说,肚子还经常发紧,难受的很。我只好一手叉腰,一手写着板书,还不时抚摸肚子缓解。以前可以一节课从头讲到尾都不嫌累,现在体力却无法负荷,只能时站时坐,甚至还要稍停一会。学生倒不见怪,只是三不五时就会把都焦点放在我凸起的肚子上。 转眼间,我成了怀有七个月身孕的女人。随着肚子越来越大,自己也变得越来越懒。成天总想在家舒服地躺着,动都不想动。但课还是得上,现在从家到学校成了最麻烦的问题。由于老公长期出国在外,我必须自食其力,每天重复坐公车再转捷运的流程。虽然距离称不上太远,但对一个孕妇来说,走几步就气喘吁吁,如此通勤实在太痛苦。有时候车上人多没空座位,却很少人愿意让座给我。我只能一手抓着栏桿,一手扶着肚子,忍受他人的踫撞,小心翼翼地站着,额上汗珠不断往下滑落。好不容易下了车,全身几近虚脱,才算结束苦难。 再过一个月,我的腹部更大了,连走路都觉得艰难,到学校上课简直是要命。上课前,总要麻烦班长扶我走到教室;到了教室,我只能全程坐着上课。又因扩张的子宫压迫膀胱,经常要跑厕所,如今也成了苦差事。因为配置的是蹲式马桶,我得把裙子掀起,脱下内裤,然后扶着门把慢慢蹲下。若蹲稍微久一点就双腿发麻,有次就这样一屁股就坐在地上,半晌才勉强站起来。我当时好想哭,觉得把自己弄成这样何苦呢?不过好在产期已近,在过几天就可以名正言顺请产假了。 就在请假前夕,一天学校召集老师开会,晚上六时许才结束。那时老公正好出差无法接送,我只能自己回家。下了捷运转搭公车,不久天空就下起雨来,而且越下越密。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多,不一会就拥挤不堪,车内空气变得更闷。我虽感到些微不适,只是咬住下唇、闭上双眼,用力抓住吊环,支撑身体不因双腿虚软而摔倒。 我悄悄地把手放进褐色外套的口袋,感受手掌下隆起的圆弧,不由得微微一笑。腹中胎儿正因气闷而烦躁地折腾着,我只好不停安抚。站久了,我开始腿软腰酸。不过四下一望,车内乘客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,个个昏昏欲睡,没人察觉我的异状,看来不用奢望有人会让座了。面对现下大众公德心的欠缺和冷漠,我无奈苦笑,用手托起沉甸甸的肚子,挺直酸痛乏力的腰,继续撑下去。 因为下雨的关系,行车速度减缓下来,时间无形中拉得更长。车上人太多,总不时有人踫到我的大肚子。我无奈极了,只好尽量护着腹部,也不敢腾出手去揉腰。孩子大概受不了沉闷的空气,肚子阵阵沉坠起来,全身汗不停冒出,自己的腿开始不住颤抖。 突然,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我背后,我身体不禁僵了一下。不过在拥挤的车内,摩肩贴背是免不了的。再说那人正好撑着我,缓解了疲乏酸软的腰痛,肚子暂时没有沉坠得那么厉害。 没想到,贴在背后的身体居然轻微扭动起来,浅浅却频繁地隔着蓝底白花连身裙摩擦我的臀部。我敏感的身体立时起了反应,体内一股热流向上散开,腹中孩 子跟着兴奋起来,竟开始手舞足蹈。「嗯…」一声低哼从我双唇间溢出,那人见状更变本加厉,凭藉公车的颠簸摇晃,加深摩擦的力度。当这小小刺激无法满足时,又开始一深一浅地顶撞我的腰臀。 这时公车一个转弯,那人的身体整个沖上我的身体向前倾,肚子硬生生压在座椅的扶手上。「啊!」我痛得惊叫尖叫出声。 「啊!抱歉,抱歉!」身后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,是个男性。 「没...关系...」适才一撞,让我腹部一阵抽痛。我深吸口气,想硬忍过去,可是腹中孩子拚命闹腾,指示自己正在受罪。闹腾半天,孩子好像累了,才安静下来,肚子沉沉地向下坠。我酸软无力的腰此际再也挺不起来,我微微弯腰,想缓解一下腰疼和腹痛带来的不适。剎时间,我猛然仰起头,双目圆瞪,夹紧双腿,全身僵硬。原来这一弯腰,翘起的臀部正好顶到身后男子身上。不料正中下怀,一只陌生的手就在我臀部大肆抚摸,还顺着股沟滑进两腿之间。我踫到色狼了。 我扭动身体,不断拨开那只讨厌的手;那手却毫无放弃的意思,阻挡后又重整旗鼓,继续侵犯原处。我被摸得浑身不对劲,拼命想保护自己,但男子的脚硬将我双腿顶开,又抓住我双手扣在背上,整个人毫无招架之力,只能任人宰割。我正想喊出声,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紧紧捂住了嘴;定眼一看,原来是为长相猥琐的秃头男子。他向身后男子使使眼神,我就明白大事不妙︰这两人竟是同伙,自己已插翅难飞、难逃摩爪。 身后男子的手继续在我臀部和两腿间摩蹭,后来嫌裙子碍事,于是抓起裙子往上撩。我只觉得小腿、大腿后侧一阵冰凉,下一秒他的手就在光滑的大腿和被白色孕妇内裤包裹的臀部上游移。「唔...」他口中发出满足的低哼,手一路由后方探过双腿间的禁地,绕到了前方隆起的耻丘上,然后在两处之间来回逗弄、刺激。秃头男子也没閑着︰他一手捂住我的嘴,另一手就在我丰满的双乳揉捏、爱抚,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淫笑。 「呜...呜...」我口不能言,无法抵抗,任两名男子上下其手。原本还想做最后的抵抗,却发现被男子撩拨之后,身体开始敏感起来。遭侵犯的我居然感受到快感,浑身火热,脸泛潮红,期待着男子的下一步。 「嘿嘿!今天运气真好,捡到“鲜货”了。」身后男子轻声笑道,在下身游移走的手也加重攻击的强度。他用指尖隔着内裤抵在花瓣、花蒂和蜜穴口,用力震动刺激、抠弄,最后将手指连同内裤插入了濡湿的小穴。「呜...」我喉头发出呻吟,心知下身蜜液已然横流。 感觉手中布料慢慢湿透,男子又笑道︰「呵呵!没想到我们这位大肚婆是个淫娃,这么快就湿啦!」语音刚落,他二话不说将侵袭股间的手抽出,转到我身前,一股脑将裙摆掀到腹部之上︰腹部以下完全暴露出来,只有孕妇内裤作为遮遮羞的最后堡垒。 身后男子的手悄悄滑过腰侧,最后停在隆起的肚子上。他绕圈按压、抚摸着,贴近我的耳边说道︰「太太,你肚子这么大,应该快生了吧?」 我别过头,不愿将羞红的脸示之,顺便回避这个尴尬的问题。他不以为意,慢条斯理地抚过每一寸肌肤,最后手迅速伸进内裤,拂过浓密的水草,直捣黄龙。这时他转为极风暴雨的攻势,贪婪地搓弄敏感的小核、肥厚的阴唇,随后把手指塞入了潮湿的小穴前后抽送。 「呜...呜呜...」我被这波猛烈攻击弄得全身酥麻、无法自拔,呼吸声越来越急促,呻吟声也越来越尖。不知不觉中,秃头男子已将裙子掀到胸口,手就包覆在胸罩上,不停揉捏、晃动着坚挺的双峰。 「瞧瞧!你的大奶吹弹可破,让我好好玩玩。」秃头男子边说道,边将头埋进我双乳间嗅闻、亲吻,隔着胸罩逗弄蓓蕾。须臾间,只听他说道︰「硬了,硬了!」接下来胸前一凉︰胸罩瞬时被往上揭开,两团肉球应声蹦出。 秃头男子一声不吭,肆无忌惮地握住乳峰,时轻时重地抚弄着。他的拇指在我左乳乳晕画圆,拨弄肿胀硬挺的蓓蕾,再用两指灵巧地抓捏、轻摘。另一方面,他大口含住右乳蓓蕾,舌尖温柔爱抚,双唇夹住吸吮,还轻轻用牙齿叼起、啃噬。没多久,两粒蓓蕾都已红肿不堪。 「呜...呜...嗯...」我全身汗毛直竖,欢快感一波波沖击全身。双乳肿胀感渐渐向乳尖集中,即将到喷发边缘。「呜嗯▔▔」一声娇呼,两道白色乳汁从蓓蕾缓缓流出,直滑落腹部。秃头男子张口承接,并嘟嚷道︰「嗯...好甜...好吃...」与此同时,我下身也忍不住泄了︰大量爱液如泉水般涌出,不仅沾湿了内裤和身后男子逗弄的手,还沿着双腿流到地板上。 经过这番蹂躏,我差点透不过气,汩汩冒出的虚汗浸湿全身,身体因高潮过去不久还兀自抖动。我双腿发软,无力支撑,倚在身后男子的身上,缓缓侧过头,虚弱地说道︰「求..求求你...你们...放...放过...我...我吧...」我苍白的面颊上沁满晶莹的汗珠,縴长的睫毛软弱低垂,娇弱无助就挂在脸上,喘息声中还夹杂着哀求声。 两名男子开始窃窃私语,我当下脑中一片空白,又虚弱无力,根本没听见两人在密谋什么。只见两人相视点头,身后男子便扶住我,秃头男子把我凌乱的衣服回复原状,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然后按下下车铃并喊道︰「司机先生,下车。」 两人一前一后把我夹在中间,通过拥挤的人群,口中还嚷道︰「小心,小心!有孕妇要过啊!」我被半推半拉,和两名男子下了公车,身处在完全陌生的街道旁。 秃头男子说道︰「跟我们走一趟!」我还想跑,却被身后男子抓住,后背还被一样不明尖锐物品抵着。他低声喝道︰「想活命就乖点!否则就宰了你。」 我吓得魂飞天外,全身发抖,再也不敢存有半点违抗之心,只好拖着沉重的身子,半推半就跟着他们走。大约十五分钟后,我被带到一间废弃的仓库。来到仓库一角,秃头男子开口说道︰「我好久没踫女人了,这回居然找上从未见过的孕妇。刚才在车上不够过瘾,这下该好好视阢衢!」 听到这句话,我吓得魂不附体,眼泪夺眶而出。双腿一跪,一个劲地哀求道︰「不…不要…拜托…」我思绪一片混乱,但有件事并没有忘记︰顾及腹中胎儿的安危。为了孩子的平安,我不管自己挺个大肚子死命磕头,甚至涕泗纵横地哀求道︰「求求你们…今天暂且放过我吧…我身体真的不甚方便…等我生完孩子…到时一定满足你们!」 然而,色欲薰心的两名男子哪管这么多,不由分说抓住我的手。看到两人下身早已都鼓起,蓄势待发,我心里有数一切大势已去,颓然倒在地上。他们将我双膝屈起,双腿向外扳开,手拉到脚边。捡起地上遗留的电线,将右手和右足踝绑在一起,左侧亦如法炮制;如此一来我不只手脚被缚,连起身都不可能。 紧接着,只见两人邪恶地撩起裙子,拿出剪刀在吓身比划一番,「喀擦!」一声,内裤应声被剪断,双腿间的禁地赤裸裸地展现在陌生的男人面前。我感到屈辱万分,放声大哭,男子见状反而哈哈大笑。我硕大浑圆的肚子暴露在外,两人像在玩赏一件珍奇稀有的宝物一样,小心翼翼地摸着肚子,边摸还边说道︰「太棒了,真的太棒了。我家那口子怀孕时,肚子哪有像眼前这么大?」 话才说完,他们的手就移到了双乳之上摸索。我拼命扭动身体,哭喊道︰「不…不要…别…别摸…呜…」两人正在兴头上,哪会轻易放过。霎时间,裙子往上一掀,剪刀快速移过去一动,胸罩也被剪断了。正当秃头男子尽情玩弄我丰满的双乳时,身后男子用手在摩娑浓密丛林、揉捏极度敏感的阴核、按压微开的阴唇,还有探访温暖的蜜穴入口。 「呜…啊…不…不行…呜…嗯…」我口中呻吟着,身体仍在反抗。无奈束缚太紧,完全使不上力,视线只看到隆起的肚子不住晃动。此际两人的手都移到我的下身搓弄,甚至伸进小穴刺激更深层的所在。 「呜…啊…哈…住…住手…啊…」我全身力量已然耗尽,再也无力挣扎,只能认命地躺在地上,自顾自地流着两行清泪。他们还不放过,继续在乳房和下体搓揉、玩弄。我已经神智恍惚,口中语无伦次,只剩呻吟声源源不绝︰「啊▔▔嗯...啊...不...啊啊▔▔好...啊...呜...不...啊▔▔」最后整个人彻底崩溃,小穴又「咕嘟咕嘟」地喷出大量液体。 他们看到这番景象,居然哈哈大笑。秃头男子靠近我问道︰「太太,看来你很久没和老公“爱爱”罗!多久没做了?」这露骨的问题令我满脸涨得通红,如此私密的话题怎能在他人面前道出。我紧闭双唇,绝对不予回答。 他见我闭口不说,直接将手指插入小穴用力蠕动,还道︰「没关系,我看你能憋多久?」 「呀. . 啊. . 不...不可以」我惊得花容失色,大叫出声。可是原本渐渐消退的快感再度被唤醒,我口中再次发出娇吟︰「嗯...啊...呜...哈...啊...啊」 「到底多久?说不说?」秃头男子问道,同时加快手中速度。 我再也受不了了,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︰「嗯▔已...已经...哈...一...一个月...哈啊▔没...嗯...没有...哈...做...嗯...做了...啊」 「这样啊!那你现在想要吗?」秃头男子又问,手中动作仍无放松迹象。 「嗯...呜...想...嗯...」我娇喘吁吁地答道。 「啥?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楚,再大声点!」 我抛弃了最后一点矜持,讲出内心深处真正的答案︰「我...我想要...」 两名男子立刻脱下裤子,我看见两根肉棒皆已昂然挺立。秃头男子抢先掰开微张的花瓣,用力将巨棒塞入小穴抽送。「呜...啊...啊...轻...轻点...啊...」我觉得好羞耻,竟然被强奸出了欢愉,还发出淫蕩的叫喊。 身后男子在旁,大概看到心痒难耐,他将粗大肉棒凑到我脸边,说道︰「帮我舔一舔吧!」我顺从地握住眼前坚挺的巨棒,用口温柔含住。就这样,我受到上下夹击,随攻击的节奏振动身体,声声呻吟从嘴缝露出︰「唔...嗯...嗯...唔...」 不知多久以后,秃头男子身体顿了数下︰他射了,一股热流就在小穴里蔓延。此际,身后男子说道︰「喂!兄弟,你爽完应该轮我了吧?」结果攻击的状态依旧持续,只是两名男子的位置互换罢了。 至于当下的我已不知自己在做什么,只依稀记得一会坐在他们身上摆动;一会跪伏在地上,男子由背后入侵;一会双手扶墙,双脚勉强站起,他们扶住我腰间便顶了上来...后来我全身发软,意识模糊,便不醒人事。 等到从朦胧中睁开眼,明亮的阳光照进了仓库。我挣扎坐起身,发现只剩自己一人,那两名男子早已不知去向。我只觉双腿酸软,头痛欲裂,迅速整理好衣装,吃力地逃出仓库,招了台计程车回家。 回到家,我立刻打电话向学校正式请产假,校方也準许了。办完这档要紧事,更感全身萎顿无力。我使出最后一点力气,洗净污秽的身体,便瘫倒在床上。之后整整一个星期,我都躺在家中,足不出户。不知道是真的生病了,还是心理因素造成,但这段期间我总会梦见那天的景象。我只感觉自己好可耻,居然对两名男子的侵犯感到留恋,还让他们泄欲多回。想到这,又是泪流满面、不能自己. . . 【全文完】